佘军
发布时间:2010-08-23  浏览次数:1370

小档案

佘军,合肥联合大学1984届环境监测专业毕业生。毕业后分配到合肥市劳动局工作。历任合肥市劳动局安全监察科、保险福利处副主任、劳动保障监察处副处长。现任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医疗、工伤和生育保险处处长。

 

                   

成功在久不在速

“在合肥市大中型国有企业安全环保科里,可能有不认识市长、书记的,但没有不认识佘军的。”这是在各个企业中普遍流传的一句话。佘军的名声为什么如此响亮?带着这个疑问,2006711日一大早,我们如约来到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找到佘军的办公室,发现门已敞开,原来他已早早开始了工作。

“您好佘处长,我们是万博体育……”

“哦,快请坐,来这么早啊!”言语中,佘军脸上始终带着和善慈祥的微笑,我们紧张的心情立刻轻松了许多。

学习方法最宝贵

1980年,在改革春风的吹拂下,一所新型的大学――合肥联合大学诞生了。这所大学凭借全新的办学理念,集聚在肥名校的优势资源,很快便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和勃勃生机。正是为这种蓬勃朝气所吸引,佘军毅然投报了合肥联大,并成为联大的首届学生。

“在同学中我算是成长比较慢的。”佘军一边翻看着我们事先给他的《激浪行天》第一分册,一边谦虚地说。

在大学学习期间,佘军一直是个吃苦耐劳、勤学好问的学生,是当年环境监测专业(1)班副班长。19828月中旬,也就是佘军大二的时候,他带领全班参加了合肥市环境监测站组织为期一周的“长江路大气污染监测”活动。监测工作分为野外采样和社会调查两部分,为了采集各种大气污染气体样本,佘军和同学们在东起省委、西至大西门的长江路上,共设立了七个观测点。尽管8月的合肥骄阳似火,但佘军他们依然牢牢地坚守在露天的岗位上。佘军还和一些同学参加了日变化监测项目,经过连续三昼夜的坚守,取得了可靠的数据。在做社会调查的时候,他们还走访了200多家商店、机关和住户,收集了很多一线资料。也就是从那时起,佘军充分意识到环境监测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并开始喜欢上了自己所学的专业。

谈及大学学习,佘军总忘不了老师对他的培养,老师的拳拳之心,至今回想起来仍让他心中充满了眷眷之意。他告诉我们,在他参加工作不久,有一天路过三孝口,偶然遇到大学时的物理老师尹鸿钧(时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现任万博学院院长),恩师竟然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佘军当时既感动又吃惊,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在老师的眼里,他一直是勤勉好学的学生,特别是在一次全班物理测试都不理想的情况下,佘军是考得优秀的几个人之一,这给老师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老师教会我最宝贵的东西是学习方法。”佘军深有感触地说。

“在学校,老师所教的远远超出专业知识。”采访中佘军反复强调,“虽然现在的工作与所学专业不对口,但凭借在大学中学的‘采暖通风’专业知识,我还当过安徽省暖通协会理事呢!”佘军记忆深刻的是化学工程上,老师用的全是英语口语教学,大大提高了同学们的英语口语水平,大学毕业后,佘军能轻松地翻译英语四级书面材料,“翻出当年的上课笔记,我对儿子说:‘你老爸当时的英语很不错的。’”佘军笑着说。而且作为采暖通风的专业基础课,化学工程对佘军以后的工作确实有所帮助。“这得益于学校专业设置合理和培养学生去向明确。学校在开设基础课的同时还开设许多与专业课相关的课程,这对我以后的工作有很大帮助。”

记忆的大门被打开,在我们做化学实验时还闹了一个笑话,佘军继续说道,“有机化学实验课上,老师要求我们把玻璃管烧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有个同学总是做不好,然后他拿着烧过的玻璃管(看不出来已经被烧过)让老师给他指导,没料到把老师的手给烫了。”回忆中的佘军眼睛似乎有点湿润。

安全监察亦从容

198410月,佘军毕业后进入合肥市劳动局(“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前称),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安全监察员。

虽然从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与他所学专业并不对口,但佘军并没有灰心失望。为了尽快熟悉新岗位和新业务,他开始寻找切入点以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1984123,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尔市的一家农药厂发生毒气泄漏的严重事故,造成了震惊世界的“博帕尔惨案”:在有70万人口的博帕尔市,2000多居民中毒身亡,20多万人受到影响,其中5万多人可能双目失明,终身残废。在劳动局安全监察科工作才两个月的佘军听到这个消息后,发现了这个“切入点”,敏锐地把目光投向合肥市的各大化工厂的安全管理上。佘军调查了合肥的几大化工厂,发现它们都无任何防患措施。为此他专门作了一份关于环境影响预测的详细报告。市政府高度重视这份报告,以“秘密”级文件转发,并立即要求各大企业加强监控工作、制定应急方案。

1985年是佘军来到劳动局工作的第二年。短暂的一年,他来回奔波最频繁的地方是工厂厂房,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再加上大学期间学过采暖通风流体力学的专业知识,为他提供了敢做敢为的创新资本。当时一家乡镇企业需要设计一个除尘图纸,佘军主动请缨,担任设计任务并顺利完成。看着自己辛苦换来的劳动成果,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使得他对日后的工作充满了无限信心。提高自己,提高工作水平,提高工作面。短短的一句话体现了佘军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1989年的夏末秋初,天空还飘着丝丝细雨,凌晨三点,几个陌生人一路打听找到佘军的家里,说厂里出事了。一听此话,极具高度职业敏感性的他二话没说,抄起件衣服就直奔厂里,全然不顾雨点打在身上的寒意。来到厂门口,佘军发现竟然没人敢进事故现场。佘军虽然心中也有一丝畏惧,但作为安全监察员,他必须第一个走进事故现场。现场死一般寂静,偶尔穿插几声提升机转动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而恐怖,微弱的路灯不时透过窗户射入,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死者的面目让人毛骨悚然。询问半天,在场人员没有一个人敢说真话,已经被事故吓得极度紧张的提升机操作女工也一口咬定自己没有错。遇到这样的情况,佘军只好运用心理战术和职工交流,通过多方面了解和调查,最终确定主要原因在于操作女工擅自离岗,其他顶岗人员违章操作,其次在于机器设备本身设计结构的不合理。通过调查此项事故,佘军总结了许多关于提升机的安全隐患问题。事后,劳动局监察科对整个合肥市的提升机,加强了监督管理。为了调查此次事件,佘军前后去了现场四次。“像这样的事故,我每年至少要处理30起左右。”调查后总结经验,成了佘军工作中的必要环节。每次事故他都要亲临现场。为了以最快的时间查出生产事故原因,企业能够快速恢复生产,连续三年的正月十五,他都是在工厂度过的。“家人对我的工作很支持!”他笑着对我们说。

而今迈步从头越

荀子在《劝学篇》中说:“积水可成潭,聚土能成垄”。几十年的千磨万击、日积月累使佘军在同事中留有“业务熟,政策透”的美名。

工作十几年来深入基层、调查走访成了佘军的家常便饭,每当工作中遇到不懂的问题,他总是想方设法地去查找相关资料,充分利用休息时间翻阅大量的书本材料。采访中佘军指着身后书柜中一摞红色书皮的大本书籍说:“这十本关于劳动政策的书,早就被我记牢、背熟了。”

1988年,佘军受印度博帕尔市毒气泄露事故的启示,撰写了《毒气泄露的危险度预测》一文,刊载在劳动部保护科学研究所主办的《劳动保护科学技术》上,同年又在省首届劳动保护科学技术学会年会上发表;1996年又在《劳动保护科学技术》发表题为《一起发生在专利工艺中的爆炸事故》的文章。80年代末的安徽,劳动安全生产还停留在行政管理层面上,劳动安全卫生的检测、评价等安全技术评估手段还没有开展。1989年,在佘军的牵头下,经过实地检测、评价研究完成了全省第一个建设工程项目劳动安全卫生评价报告,《肥东磷矿三万吨硫酸工程职业安全卫生验收评价报告》,为我省劳动安全卫生管理走上技术评估作出了贡献。

20065月,对佘军而言,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他担任了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医疗、工伤和生育保险处处长一职,负责全市的社会保险工作。据佘军介绍,1951年政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标志着我国的社会保险制度初步成立,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劳动保障制度建设也在逐步完善,目前建立了包括养老、失业、医疗、工伤和生育等五大社会保险制度,以及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最终将形成独立于企业事业单位之外、资金来源多元化、保障制度规范化、管理服务社会化的社会保障体系。

“养老、失业、医疗、工伤和生育五大保险中,我负责三项。”说这话的时候,佘军语气中充满了自豪,但这自豪的背后也有一种重担在肩的凝重,让人感到并不轻松。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一名普普通通的安全监察科员到如今的医疗、工伤和生育保险处处长,佘军22年如一日,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工作在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在采访中,佘军始终认为:“在工作中学习是件乐事。”是的,一个人在大量的工作要寻找快乐,否则他很可能在懒散、空闲中消沉。

 

    者:方王芳,女,中国语言文学系2003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1)班

唐一东,男,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本科(1)班、学生记者二团副团长,学生记者

指导老师:黄海波,男,万博体育中国语言文学系助教,文学硕士

佘军联系方式:办公电话:0551-2641127

 

Copyright ?2009 hfu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500253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