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家凯
发布时间:2010-08-23  浏览次数:1534

小档案:

郑家凯,合肥师范学校1984届毕业生。现任合肥市六安路小学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

 

                  

中国式的苏霍姆林斯基

前苏联的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对好教师是这样定义的:他应精通心理学和教育学,懂得而且能体会到缺乏教育科学知识就无法做好孩子们的工作;他热爱孩子,感到跟孩子交往是一种乐趣;他精通他所教的科目,具备进行独立研究的能力;他还得精通某项劳动技能,一所好学校里,每个教师都应当有从事某项劳动的热情。

在合肥市六安路小学里有一位校长――郑家凯,他的具体行为与这位著名教育家对好老师提出的标准极为吻合,这难道单单属于巧合?

粉笔的力量

如果一个教师能仔细地观察自己的学生,透过学生的成长,他就能看到自己劳动的果实。1984年从合肥师范学校毕业后,郑家凯在苏州市金阊区实验小学挂职,听说了这样一件事:苏南一濒临破产的钢铁厂厂长,对公司派来的老总诉苦,工人懒散,产量上不去。老总到达该厂后,直接去了车间,发现工人们有的在玩着牌,有的在织着毛衣……经调查,当天该班工人的产量仅为6吨。但老总却没说什么,只在厂大门边墙上写上6吨两个大大的粉笔字。接班的工人弄清原因后,稍加一点力气,生产了7吨,老总又把厂门口的“6改成了“7”……就这样厂门口的粉笔字“10“15”……数字一直在不断地攀升,三个月后,这个厂竟起死回生,产销两旺。经济学家考察该厂后很纳闷,是什么力量使这个厂出现奇迹?有人戏言是粉笔的力量。

粉笔,一个平凡的名字,但它却包含着无数哲理。一个学期后,郑家凯回到合肥市南门小学兼任一班数学课。此时,在他班上有位父母离异的学生,课堂上很少发言,即便下课也很少与同学交谈。长期的自我封闭使他个性日趋孤僻。一次,在郑家凯的千呼万唤之中,这名学生举手发言,尽管声音极小、很弱,但毕竟是第一次,郑家凯在黑板左上角,用彩色粉笔重重地写下“1”字,饱含深情地对全班同学说:A同学从‘0’‘1’是一个飞跃,万事开头难,我们相信,从无到有的A同学,一定能从少到多!教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A同学腼腆的脸庞露出羞涩的笑容,第二天的数学课A同学似乎特认真,下课铃响后,郑家凯反问同学:A同学今天发言几次?”“2次。同学们为A同学进步而由衷高兴。郑家凯把黑板左上角的“1”改成“2”。就这样,黑板左上角的数字从“3”“4”……不断变化,尽管有时少,有时多。一年以后,A同学再也没有往日的胆怯和自我封闭,他成为了一个热情开朗的学生。粉笔的力量确实唤醒了人的激情。

郑家凯说,每个人都有一种向上、乐善的天性,并且蕴藏着巨大的情感潜能和智慧潜能,但由于环境、条件等多种原因,这些上进心、积极性、创造性,这些情感和智慧潜能往往长期处于沉睡状态,教育的任务就是唤醒人们潜在的主体意识。有时候,一句温暖的话语,一个鼓励的眼神,一个温馨的手势,一次信赖的微笑,都能唤醒学生沉睡已久的意识和潜能,能使学生天性中最优美、最灵动的东西发挥尽致,让它成为孩子们的点金石

池塘的学问

罗素说过,凡是缺乏爱的地方,无论是孩子的品格还是智慧都不能充分地或自由地发展。身为校长的郑家凯深知爱在教育中的作用与地位。

郑家凯的粉笔的故事变成铅字刊登在《合肥晚报》后,就像一块巨石掉进了一片原本平静的湖面,在社会上激起了一阵涟漪。不久,一位从《合肥晚报》社得知郑家凯联系方式的合肥市第五十中学的学生家长将电话打到了郑家凯的办公室。

由于家庭某些原因,这位家长正在上初中一年级的儿子有了一定的心理障碍,存在着很强的逆反心理。在家里,很少跟父母讲话,在学校也很少和同学交流,整天心事重重的样子。放学回家从来不做作业,不管父母、老师苦口婆心地教导,甚至到了软硬兼施的地步,他也都是“处之泰然”,这让孩子的父母老师十分担心,却又无计可施。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个多月,孩子的父母找到了郑家凯,希望能从这位既有很强的理论研究,又富有爱心的校长这里得到帮助,使孩子走出困境。

郑家凯曾经说过:“池塘的形状不尽相同,但有共同的特征――从来都不会缺少水。教育中的爱就像池塘中的水,没有爱的教育,就像没有水的池塘,不能称为真正的教育。”这便是郑家凯创造的“教育池塘说”。

郑家凯始终认为:教师应该爱学生,但是仅仅有“爱”还是不够的,这份爱必须建立在对学生全面了解的基础上,包括一切年龄、一切阶层、一切境遇,在忧与乐时,在贵与贱时,在精力充沛或休养时,了解他的一切弱点和伟大之处,他的一切日常琐细的需要以及他的一切伟大的精神上的要求。教育不仅是一种告诉,它是一种唤醒,一种期待,一种渴望。教育需要唤醒!

郑家凯是这样说的,当然也是这样做的,而且做的十分的出色,甚至让人觉得假如哪天郑家凯不做教师,他还能改行成为一位很出色的心理医生。

可能是平时就对孩子的日常行为有过仔细的观察、做过独到的分析,对孩子的心理进行过深入的研究。通过与孩子的聊天,慢慢地进行心理引导和疏导,两星期后的一天,孩子在家里主动和父母讲话了……激动的父母对郑家凯万分感激,同时又是万分的敬佩。

自学的魅力

能够做成这样的事,在常人看来的确是不容易的,但对郑家凯自己来说,这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对于他来说,这仅仅是学以致用而已,只是自主性学习的一部分收获而已。

“现代教师应该是终身学习的楷模、教育科研的专家、令人信服的心理医生、课程的建设者和开发者、现代教育技术的行家,独立学习、独立研究的指导者,客观公正的评价者,而其中最核心的是教育科研的专家。” 郑家凯给现代教师做了这样的定义的同时,也给自己和所有的教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2002年,合肥市南门小学准备创建安徽省特色学校,但在教育教学特色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没有达到相关规定的要求。当时,历任校长助理、副校长的郑家凯分管学校的教学工作,虽说克服这方面的困难他是责无旁贷,但更多时候他给人的感觉不单单是在履行自己应尽的责任,更是在不断地提升和完善自己。真正能创立一个原生的理论很难,要想创立一有质量、有特色的理论便是难上加难,同时再加上创建的时间还十分的紧迫,不足3个月的准备时间让郑家凯觉得身后好像紧紧跟着一只狼,这也让他更加紧张和忙碌。为了全身心地投入研究工作,尽可能地利用自己全部精力,郑家凯让自己的妻子带着儿子回到了老丈人家,随后便让自己呆在家中,足不出户。

“在很多不利的条件下,我也有一些比较有利的条件。那时已经放寒假了,我可以很少受干扰,真正坐下来做学问了。”可能真正的学问就是“坐”出来的。一个寒假,郑家凯让常人真正认识到了所谓的“坐”学问。当别人正为新年筹办年货忙碌时,他“坐”着;当全家人团团圆圆围在电视机前欢声笑语时,他“坐”着;当别人提着祝福走亲访友时,他“坐”着;当别人在觥踌交错中接受祝福时,他还是“坐”着。整个寒假,陪伴郑家凯的只有大量的书籍材料还有四箱方便面。当别人带着忙碌后的疲惫回到工作中时,郑家凯带回的却是120盒分过档,归过类的第一手详尽的创建材料,与此同时,他那关于课题研究的两篇论文也相继发表并双双获奖。是他提出为了培养学生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能力和自我学习的能力的“自主教育” 这一省级实验研究课题,提出这一理论体系的5个模块,即:1、课程体系;2、课堂教学结构;3、自主学习;4、感悟校园文化;5、开展自我教育的评价体系。

自主性学习让郑家凯获取了很多,他笔耕不辍,撰写了很多研究性论文,其质量也十分的高,在评比中屡屡获奖。他的《加强两支队伍建设,完善人才培养机制》曾获全国性论文评比一等奖,《立足校本培训,提高教师专业化水平》获安徽省论文评比二等奖,《立足校本教研,推进课程改革》获安徽省论文评比二等奖……

“在自己身后放只狼,自己会跑得更快。” 郑家凯道出了自己在工作中取得成功的真谛。

呵护的幸运

作为教师,和钥匙一样,锁门与开门都有同等的机会。在培养学生的才能方面,教师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甚至能改变学生的前途。我们教育事业成败取决于教师在多大程度上使学生本身成为一把钥匙,在他们广阔的未来以这把钥匙去探索揭开知识的宝库。

也正如教育家夸美纽斯所说的,孩子们的求学欲望能由教师激发起来,假如教师是温和的、是循循善诱的,不用粗鲁的办法使学生疏远自己,而用仁慈的情操与言语吸引他们……学生就宁愿进学校而不愿意呆在家里了。换成郑家凯自己的话就是:“孩子的成长需要呵护,不是训诫。”

在一堂六年级数学研究课上,郑家凯要求学生举右手表示判断题的正确,举左手表示错误。突然一位女学生站起来说:“老师,我不知道,哪是右手,哪是左手。”话音刚完,全班学生大笑,这位女生面红耳赤。郑家凯惊讶片刻之后,很冷静地制止全班学生的笑声,对提问的同学做出示范:“这是左手,这是右手。”他先伸出左手,然后又伸出右手,并对全班同学说道:“同学们,这其实并不可笑,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心理学上我们把它叫做暂时遗忘,据说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有一次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姓名。”教室里鸦雀无声,郑家凯把话锋一转:“老师很佩服这位同学,哪是左手,哪是右手的问题都敢提出,敢于质疑问题是一种很好的学习习惯,也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品质。我相信这位同学一定会把数学学得很好!”

要像保护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小心呵护学生的自尊心、保全人们所谓的“面子”。有人说,自尊心是一个人品德的基础,一旦失去了自尊心,人的思想就会瓦解。假想一下,如果郑家凯在笑声中继续自己的教学,提问的学生从那以后心中便会留下很厚的阴影,可能再也抬不起头,质疑的勇气也可能荡然无存了。这会是多么可怕的结果,我们认为她是幸运的,在特定的时间、地点成为了郑家凯的学生。

在采访结束后,我们特意留意了六安路小学的“每日心语”公告栏里留着的这样一首诗:

花落再春天,人无再少年;

今天不再有,童年不再来;

今天有意义,将来才有意;

……

文章通俗易懂,表达了作者对学生的一种勤勉,一种爱!

诗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文章的主人公――郑家凯。

    者:余泓跃,男,万博体育化学与材料工程系2004级化学与工艺专业,记者一团团长,学生记者

指导老师:汪文忠,男,哲学硕士,《万博体育报》编辑

 

 

Copyright ?2009 hfu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5002535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